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九十八章 分崩离析
设置

第九十八章 分崩离析(1 / 2)


下丧的日期定在三天后,长长的送行队伍将通向灵岩山的道路挤得满满的,孙权一身白衣,呆呆的看着身旁的棺木,眼中已然无泪。

程普、黄盖、吕范等一干将领本欲留在吴郡送丧,都被孙权以战事紧急而劝了回去,神亭岭一线现在仅有周瑜在苦撑着,若是高宠看破虚实,全力猛攻的话,士气低落的孙军是阻挡不住的。

只不过程普等人回营后是否就能遏制高宠的咄咄攻势,孙权同样没有把握。

“大哥,你就这么仍下我不管了么?”还未成年的孙匡泪流满面,仆倒在棺木之上。

“伯符,大哥,黄泉道上你一路走好!”年轻无须的孙翊眼中布满血丝,嘴唇上也起了多个水泡。

孙权闭上干涩的双眼,一双颤抖的手猛然拔剑,大呼道:“都不许哭,孙家儿郎,只有战死的,没有哭死的!”

说罢,孙权绕过白幡,走到即将下葬的棺木前,用力推动棺盖,那檀木的棺盖轻轻晃动了一下,露出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棺内是一张毫无血色的、惨白的面孔,不言不动,无悲无喜,那个曾经意气风发、义薄云天的孙策已然不见了,这一张脸曾经笑得象春天般繁花锦簇,灿烂迷人;也曾经如严冬中横扫一切的可怕寒风,直瞪得人膝盖发软——,现在,威震江东六郡的孙郎已走完了他的短促一生,霸王虽勇,然无寿矣!

“叔弼、季佐,你们两个瞪大眼睛看着大哥,这——这是最后的一面了,身为孙家的子孙,我们三个绝不能丢父亲和大哥的脸,知道吗?”孙权一把拉过孙翊和孙匡,碧眼圆睁,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坚定和平静,一如以前孙策讲话时的语气。

“孙家儿郎没有一个是孬种,大哥不在了,我们还有二哥,江东的基业绝不会这样完了的。”孙翊傲然应道。

这一时,他的眼神中已不再傍徨。

孙权再一次仰头看了看天,心中只闪过一念:老天无眼。沉默片刻,他才缓缓的拉过棺盖,小心冀冀的合上。当棺木被泥土封上的时候,孙权看到西方的天际间,有一片云霞火红夺目,就象孙策曾经拥有过的生命一样。

神亭岭,陆逊主帐,灯火通明,戒备森严。

帐下高宠军诸将分立两厢,神色肃然,而此刻端坐在主帅位置上的并不是陆逊,而是扬州刺史——高宠。

自知晓许无名遣刺客行刺孙策得手后,高宠一面下令黄忠、刘馥在合肥一带坚守城池,另一方面率刚刚在丹扬郡征募的增援部队赶赴神亭岭。

丹扬兵骁勇善战世人皆知,但在太史慈精锐丧尽后,高宠麾下已许久没有了这一支劲旅的影子,现在随着太史慈的痊愈,重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敌营动向如何?”高宠声音淡淡,平静无波。

孙策一世英雄,结局却是命丧刺客之手,高宠感慨之余,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惋惜,以孙策的脾性,战死沙场应该是最好的归宿,但成大事者当不苟小节,两军交战,刺杀固然不齿,但若可以尽快结束江东几年来的战事,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高宠心中虽然有芥蒂,却不得不做。

听高宠问话,陆逊出列一揖道:“禀宠帅,敌营自昨日起紧闭寨门,任我军如何挑衅也不出战。”

高宠缓缓的站起身,问道:“敌营悬挂的旗幡有无异常?”

陆逊道:“周瑜中军的旌旗依旧高挂,这几日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曾命朱桓将军试探得进攻了几回,但敌营守御颇有法度,我虑强攻损失过大,遂作罢。”

听到此处,站在高宠身旁的徐庶微微一笑,道:“伯言还是中了周瑜的计了,如果庶没有料错的话,周瑜的营中除了他自已外,这几日有数的大将都不在了!”

高宠猛然回身,朝着陆逊点了点头,眼中精光暴长,沉声道:“适才在赶来的路上,潜入吴地的暗探刚刚获悉敌军大将程普、黄盖诸人前两日确实赶回过吴郡祭拜孙策,不过时间只在二日前,那一日敌营中除了周瑜外,别无良将。”

陆逊闻听,与甘宁、朱桓两人面面相觑,懊悔不已。

陆逊苦笑道:“江东周郎果然厉害,我数度遣斥侯打探,也未能探悉敌营虚实。”

甘宁咬牙道:“周瑜奸诈,前些日我遣一股水军出毗陵,试图袭扰孙军后方,被周瑜打了个伏击,损失惨重,不想今番又被他捉弄了遍!”

高宠浓眉一展,向甘宁微微一笑,道:“兴霸,可有信心与我再次马踏敌营!”

甘宁脸上狂喜,高宠说的这一句话顿令他忆起当年在番阳百骑踏破孙贲大营的场景,此时此际,在众将注目环视之下,怎不令甘宁激动。

“只需宠帅吩咐,甘宁即点兵出战!”甘宁大笑道。

“好——,兴霸如此,诸将可愿与吾同往!”高宠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晰无比的传入帐中每一个人的耳中。

“愿往!”众将争先抢答道。

“亲兵,去牵了烈焰过来,诸位将军,与我一同点兵出战。”高宠大喝道。

孙策新丧,敌军士气必然会遭受到打击,这个时候发起全面进攻,虽然没有程普、黄盖、吕范等将领不在时容易,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再拖延时日,等孙权顺利交接之后,再想攻就不易了。

高宠坚信,即便是周瑜再有勇谋,也无法瞬间挽狂澜于既倒。况且这一次,自已还带来了从丹扬新募的精锐勇士。

几声凄厉的鸦鸣缓缓的剪开昏暗色的天空,阵雨后的神亭岭,有几缕凉风吹过山腰,将一丛树梢吹得左右摇摆,更惊得停栖在枝头的乌鸦鸣叫着掠起。

周瑜定定的站在中军帐前,神情一动,喃喃的说了一声:“该来的,终于来了!”

“公谨,你发现了什么?”面有戚容的吕范轻捋了一把须然,沉重的问道。

“子衡,你看那个方向——。”周瑜手指向鸦叫的地方。

吕范脸色一变,失声道:“是敌军!”

周瑜沉重的点了下头,转身步入主帐,吩咐道:“子衡,你去通知各营,迅速集合本部人马向吴郡撤退,不得稍有迟疑。”

吕范顿了顿,迟疑着说道:“公谨,未战先退,这样做恐留人于柄?”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