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汉皇叔
设置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汉皇叔(1 / 2)


建安四年九月末。

许都城外,兖州道。

三骑快马飞奔向东急驰,当先马上一人,身披淡红色的铠甲,面如冠玉、双耳垂肩,腰间悬挂双股剑,其左右两人,一红一黑,红的面如重枣,髯长二尺,一对凤目,炯炯有神,手中提着一把冷艳踞,黑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手中擒着一杆丈八蛇矛。

此三人不是旁人,正是刘备、关羽、张飞三人。

他们这一路急驰正是要返回徐州去,上个月,天子诏令刘备朝见,抱着赌一把心态的刘备携着关、张二人到了许都。

一直说自己是汉室宗亲的刘备这一次终于得到了天子的确认,在排了世谱之后,年轻的皇帝竟以“皇叔”称呼自己,这让刘备顿感万分荣幸。

“皇叔在上,谨受侄儿一礼!”那一时,年轻的皇帝在偏殿恭恭敬敬的向自己揖礼,刘备清清楚楚的记得。

“使不得——,这可万万使不得!”当时,他口中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一直宣称是汉室宗亲的他终于得到了天子的确认,大汉皇叔,左将军,城宜亭侯,这样的名份足可以让自己翻江蹈海。

当然,这皇叔也不是白来的,随后在国舅董承的安排下,刘备与董承、工部侍郎王子服、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昭信将军吴子兰、西凉太守马腾共七人分别在带血诏书上具名押字,商议密谋推翻曹操。

这是一次极其冒险的举动,许都的军队都在曹操的掌控之中,所以在刘备看来,董承他们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要想得到皇叔的身份,刘备就不得不答应参与此次几乎注定失败的行动。

在许都的日日夜夜,刘备几乎都没有睡一个好觉,每一次夜半听到些许声响,他都会以为事情泄露,曹操带兵来抓捕自己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正好这时,东海昌豨复犯徐州,刺史车胄连战连败,刘备籍此机会匆匆向献帝告请需回转徐州,临行之时,曹操在府中设宴款待刘备。

“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席上,豪爽的曹操言词铿锵。

这一句话听在刘备耳中,本就心中有事的他差一点掉落手中的筷子,适好天空中雷声阵阵,刘备在慌忙中遂掩饰道:“古人云:迅雷急则风云动,备一时失态,乃至于此。”

经此一吓,刘备安敢再滞留许都,遂与关羽、张飞急马回转徐州。

秣陵,望海楼上,高宠与鲁肃把酒临风,甚是难得的有清闲功夫叙话,自鲁肃担当了相国之后,高宠相邀鲁肃还得预先告知一下,不然鲁肃还真抽不出身来。诸事繁忙,得益于鲁肃和诸属下的尽心尽力,使得高宠有了更多的心思去陪伴妻儿,在感觉上也比在豫章无人可用时要轻松了不少。

当然,扬州比之豫章要大了太多,高宠也不可能干做一个甩手掌柜,有些事还必须要他来决断才行,比如出征江夏。

攻打江夏在上半年就被高宠提到了头等军机大事上,这不仅是因为黄祖的频频骚扰不休,更是因为江夏特殊的地理位置。

得江夏,进可袭取长江中游重镇江陵,退可保住下游的豫章、庐江一带大片沃土,要想掌握控制长江的主动权,就必须拿下江夏。

这一点,高宠与周瑜、鲁肃、甘宁众将的意见是一致的。

但随着高宠在江东地位的巩固,刘表也逐渐意识到了高宠的威胁,在南方战线上,大将文聘被委以守卫江陵的重任,黄祖在江夏也聚集了不下二万的雄厚兵力。

四月间,文聘看准高宠久战兵疲,粮草匮乏的有利时机,从武陵出兵,进占几乎不设防的长沙,太守张机等一干官员匆忙退至衡阳一带,后幸有吕范、李通屯兵坚守,方堪堪稳住了荆南危如一线的战局。

在建安四年的这一个夏天,荆南和平的局面被再一次的打破,又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当协议被撕破的时候,剩下的除了刀兵相见,已没有其它的了。

新一年的丰收让高宠终于有了些许底气,在苦苦捱过了七、八、九三个月的被动局面后,高宠终于准备再一次对西面的强敌刘表用兵了。

“子敬,你看这江水东流,无穷无休,距离你我初识,已有年余,唯今我坐领江东,兵精粮足,而中原诸州则纷乱频频,值此之际,我军挥师西进,可乎?”高宠俯身拾起阶上一枚石子,奋力扔出,那石子远远的落入江中,飞溅起一小丛浪花。

周瑜、甘宁等一干大将都已被高宠派往柴桑口练兵去了,留守在秣陵的,除了平乱结束的陆逊一军外,还有以鲁肃为首等一干官员。

江东是高宠的根基,根基不固,冒然举兵是兵家之大忌。所以在出兵之前,高宠希望能听到一个全面的意见,他不希望在自己兵发江夏之后,江东突生什么变故。

鲁肃一如往常的沉静,他不慌不忙的从袖口取出一份薄囊,淡然道:“古人云:生于忧而死于逸。我知宠帅不是那种沉溺于安逸舒适之中的人,请先看过这一份密信。”

高宠接到拆开一看,里面却是派往许都的暗探传回的最新消息,上面寥寥几字:天子和刘备叙叔侄之礼,并拜其为左将军,宜城亭侯。

等看完高宠禁不住叫道:“事实果如这信上所说,刘备成了天子的叔父?”。

“千真万确。听说天子亲自着史官排了世谱,那刘备乃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刘雄之孙,刘弘之子。”鲁肃沉稳的点了点头,禀道。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天下诸雄,在高宠较量过的对手中,真正能引为强敌的,除了曹操之外,就只有刘备尚能一较长短,虽然,刘备的实力比高宠都要差上很多,因为以贩屦织席之身,举旗而事天下,这本身就是相当不易的事。

一样是没有丝毫家族背景,一样是依靠着一帮兄弟东奔西突,身处在中原旋涡、强敌窥伺中的刘备比之江东的高宠更是唯艰。

不过,这一切现在都过去了,刘备已是皇叔,而再不是那个织席贩屦的刘备,而高宠也不再是冲杀于行伍间的小卒,殊途同归,当高宠用一次次的胜利嵌刻下自己的名望时,刘备依靠着同姓为刘、天子皇叔的身份顺势而起。

人的际遇正是变幻莫测,往往在你身临绝境的时候,会冷不盯的给一个惊喜,又在你春风得意的时候,当头泼下一盘凉水。名望这个东西,看似虚无飘渺,全无用处,但当人真正认识到它的作用时,往往又能带来无法想象的力量。

“是谁将刘备引见给天子的?”高宠定了定神,问道。

“车骑将军国舅董承。”鲁肃禀道。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