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一百二十七章 荆州群豪
设置

第一百二十七章 荆州群豪(1 / 2)


丁奉还是太年轻了!

年少得志的他还经不住太多的诱惑,而胸中的那一颗渴望荣耀的心更在不时的牵引着他,有时候,这一种牵引是机会,有时候却是陷阱。

在丁奉话语激励下,急于掳获敌舰的士卒一个个争先恐后,向着被冲到死角的荆州沉船而去,在这一刻,他们却不知道有一种危险正在越来越近。

荒草凄凄,鹦鹉洲畔,这一带的回旋大弯是长江中游最曲折的一段,素有“九曲回肠”的称谓,奔流的江水在这里被分成左右两股,然后轻缓的绕过鸟飞草长的荒岛,再度往下直泻奔向江夏。

从上游飘来的浮船到了这里,被缓缓回旋的逼入死角,正好为丁奉他们创造了条件。

“这船怎么恁沉,死拖不动!”一名操着吴侬软语的伍卒一面使劲,一面骂骂咧咧的跳下江中去推船。

“快一点,别慢吞吞的。”丁奉大喝道。

只要把倾覆的船推上滩头,丁奉就能回去招揽兵卒将这些沉船重新整修好,这对于缺少大型战舰的高宠水军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是谁——?”突然间,一名抢在最前面下水的士卒惊呼出声。

话未话完,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方才出声的兵士站处只剩下几圈荡起的旋涡,随后江面上涌起一滩血红。

“有敌人?”靠的最近的伍卒脸色倏变,大喊道。

江中,水花四溅,突然间跃出数条黑影,手中均持着明晃晃的短刀,不及防备的丁奉部曲哪料想水中有敌,先跳入江中的数十名士卒在片刻间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都给我靠过来!”眼见着突然的变故,丁奉目呲尽裂,沉声大喝道。

剩下的还没来得及跳下江的士卒听到召呼,赶紧向丁奉聚拢过来。

丁奉这一声喊暴露了目标,众黑影在判断出丁奉是首领之后,纷纷向着丁奉围攻过来,瞬时间,江面上顿时喊杀声一片。

“你们是谁的部下?”丁奉奋力拔开两把砍来的短刀,不住的怒吼道。

一名身材壮实的年轻男子冷冷一笑,道:“丁奉,临死前可听好了,我是荆南水军都督文聘麾下傅彤是也。”

说罢,刀如迅雷,夹杂着呼呼的风声,直如劈炼般径取丁奉。

丁奉冷哼一声,挺刀迎战,论及单挑,丁奉不惧任何对手,纵然是甘宁这般武艺强过他的人物,在丁奉以命博命的拼死斗志面前,也只能暂作退让,而这傅彤却不一样,他的战法与丁奉竟别无两致,两人你一刀砍来,我一刀跺回去,皆是不要命的打法,几个来回之后,彼此身上皆是挂红了好几处,但却谁也不肯退后认输。

悍斗中的两人在战前谁也想不到对方会和自己一样,而就在每一式的对接当中,在丁奉与傅彤的心头不由得生起了些许惺惺相惜的好感。

“我看将军也算是一位不怕死的英雄,何不识时务归降于我?”傅彤抽身回刀,道。

“今日情形,若换作你,降是不降?”丁奉目光悲切,沉声道,眼见着属下兵卒大部阵亡,丁奉既是痛心,又是自责。

就在两人激战中间,一旁的战斗呈现出一面倒的局面,丁奉的余部被伏兵杀得七零八落,剩下的零星抵抗在敌人的围攻下,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这时,傅彤傲然答道:“大丈夫战死沙场,正是死得其所,岂能临死畏惧!”

“说得好。我丁奉要说的也是这句话。”丁奉厉声大呼,随后,蓄全力一刀劈向傅彤,这一刀积蓄了他全部的力量,掠起的身形在半空中突然一个转折,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傅彤的胸口撞去。

刀如闪电,直劈面门。

人如枪矛,径透敌胸。

一时间,丁奉的全身上下都成了武器。

而同时,他的全身也是破绽百出。

傅彤若选择躲闪,完全可以避开丁奉这蓄力的一击。

但是,傅彤没有,他也不会。

只见他闷哼一声,不慌不忙的低头沉肩,仿佛丁奉的举动早在他意料之中似的,傅彤这微微的一闪动适好封住了身上的破绽,而将最坚实的肩部对准了直冲过来的丁奉。

“蓬!”两股强大的劲力将脚下战船冲得左右摇晃不止。

傅彤一跤坐倒于船舱中,右肩被这一撞疼得动弹不得,而丁奉则借着这一股撞势,跌落到江中,在溅起几朵水花之后消失不见。

“傅将军,不能让这厮给跑了,我带人到下游去找?”一名伍卒道。

傅彤缓缓站起身,脸上若有所思,只道:“生死由命,这姓丁的身负重伤,掉入江中水性就是再好,也难逃一条性命,况且,再往下去离敌营太近,我们还是见好就收的好。”

荆州牧刘表治所,襄阳。

襄阳名称的由来取自襄水之北为阳,在刘表得了荆州之后,听从蒯良的建议,将治所从江陵迁至此地。

“南襄北邺”,经过近十年的发展,襄阳已成为了沟通南北、商贾云集的一座大城市,在洛阳、长安、南阳、寿春这些个城市都因为战乱而衰败之后,襄阳的崛起成为乱世百姓向往的一块安居地方。

在战乱中,有众多从中原流亡来的士族聚集在荆州,特别是襄阳至宜城的这一带地方,聚集了蔡氏、蒯氏、向氏、庞氏、杨氏、习氏、马氏等豪族大户,他们既是辅佐刘表登上荆州的主要力量,也依赖刘表的势力而生存发展。

故汉长水校尉,荆州大豪竟陵太守蔡瑁府邸就在离襄阳不远的岘山东南,其名曰:蔡洲。

建安四年十一月三日这一天,是蔡瑁四十五岁的寿日,虽然谈及祝寿还有些早,但地位和声势都在襄宜一带首屈一指的蔡家自然不会冷落了这样一个场面。

在荆州,几乎人人都知道镇南大将军、荆州牧刘表与蔡氏的关系,建安元年初,在原配妻子亡故之后,刘表续娶了蔡瑁的妹妹蔡氏为续室,并于同一年生下了次子刘琮。

所以,此后的每一年,蔡府的庆宴都会吸引荆襄几乎所有士族官员的眼光,姻亲关系的存在让蔡氏与刘表的关系更加的密切,这给了蔡氏独一无二的地位,几乎所有想在荆州出人头地的士族子弟都会在求官前先到蔡洲疏通一下关系,而庆宴无疑是一个接近的最好机会。

但是,今年的庆宴却是与众不同。

原本喜气洋洋的庆宴因为一封紧急的文书而变了味,这封信就是江夏太守黄祖的告急信。

在蔡家以青石结角的厚厚高墙内,把守门口的兵卒将前来贺喜的人群阻挡在外面,只有奉命入内的官员才能进入。

十一月深秋的傍晚,夕阳柔和的光辉给青石瓦墙渡上温暖的淡金。

在气宇非凡的大厅内,荆州各级官员几乎悉数到齐,他们一个个都垂着头,正在聆听着镇南大将军、荆州牧刘表的训斥。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