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一百七十二章 兵不血刃
设置

第一百七十二章 兵不血刃(1 / 2)


十一月的江南,深秋的景致悦目而清新,既有一抹夏日的余韵,又有一分冬日的瑟冷,而在凉州,来自漠北草原的寒冷北风卷起无边的黄沙,尘土弥散于空中,澄黄一片就是只隔着十几步远也看不真切对面的情形。

“此熘玻衲艽硎Я蓟痹谌氲杏埃栽朴谜饩浠袄垂奈杞棵堑氖科?br/>

敌营中宿兵的帐蓬无数,要寻找阎行的中军帐并不容易,好在赵云的果敢和马云璐的聪明机警在这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马云璐凭着敌营中忽高忽听、长短不一的笛音,敏锐的判断出了阎行中军帐的方位。

中军帐内,一派暖意浓浓,虽然寒风将外面的帐篷刮得呼呼作响,不过任它们如何的努力,也吹不进遮得严严实实的帐内,阎行仰着八叉斜躺在貂衾铺好的床榻上,嘴里的酒气还在一个劲的冒出来,在一旁的案几上,是好几个侧翻着的酒囊。

好男儿当饮烈酒,大丈夫必抱佳人!——这便是阎行的梦想,这一次征伐马腾起因是马腾的女儿马云璐逃婚,对于马家,让阎行感兴趣的除了马超外,还有就是这个马云璐。集美貌和泼辣于一身的女子总能激起男人心底的征服**,在阎行的心底,最渴望的看到的就是马云璐躺倒在自己跨下婉转承欢的妩媚样子。

“仅凭韩宇那副瘦弱身板,怕是伺候不了马云璐那小蹄子!”阎行不只一次这样在心底想着,却不能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作为西北王韩遂手下最得力的大将,好酒是想要即有的,只是这美人就难了。因为韩遂的女儿长得虽然不怎么样,但醋劲却是大得很,所以阎行的想法是:先熬一熬吧,等有朝一日老子取代了韩遂当了这凉州的盟主,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至子时末,赵云一行悄然接近到了阎行的帐外,此时。巡哨的一队兵士刚刚过去,在门口驻守的两个士兵抵御不住寒冷,撑着刀枪缩脖子欲睡非睡。

赵云没有停滞,他飞快的掩到了敌卒的身后,剑出人倒。一击致命,中剑的士卒几乎是在还未感到痛苦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另外的一名守卒听到轻微的声响。刚刚睁开眼睛,未等说话,马云璐也短匕已如一道闪电飞掠过他的颈间。

“呃——!”他的喉骨一阵抽动,冒出股股的血沫。

赵云手势一挥,跟着的疾风营死士迅速的分散开来。警戒四周的情况,赵云和马云璐靠着帐篷倾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待确认阎行根本没有察觉之后,方自掀帘入帐。

一阵凉风扑面,让阎行倏然打了一个冷战。

“什么人?”酒醒了大半的阎行挣扎着爬起,并张开腥松的睡眼。

“取你狗头之人!”马云璐一声轻吒,短匕迅捷的抵在阎行的颈间。

冰冷的匕锋刺在颈项上。这时的阎行终于看清楚了闯入帐中的是什么人,他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安,马云璐他自然是识得的,令他不安的是另外一个冷冷注视的年轻男子。

“他不是马家的人?”阎行故作镇静的抿了抿干涩的嘴唇。

西凉的汉子,以悍勇和血性俱名,阎行的心机阴沉,能够在军中脱颖而出并获得韩遂的赏识,倒也是有几分胆识,马家的子孙,除了被围城中的马超、马岱之外,还有马休、马铁等人,但这些人都没有眼前这个人所具有的气度。

“阎行——?”赵云傲然问道。

两个人都以一种询问的口气在试探对方的反应,谁先应了就等于是落了下风,在这场意志力的角逐中,棋输一着并受制于人的阎行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他的沉默无疑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其实就算他不说,从马云璐那里赵云也能得到答案。

“想活命的话,就赶快下令撤兵!”赵云瞪视着阎行,沉声命令道。

阎行强自一笑,道:“这句话其实应该是我来问才对,这军营之中我有万余精兵可用,你们以为杀了我,就能活着出去吗?”

马云璐娇喝道:“贼子,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

阎行脸上露出轻蔑的神情,大声道:“有你马大小姐陪着我一起走,我有什么好遗憾的?”

赵云冷笑道:“阎行,你若不怕死,就根本不会和我们费这么多话,老实说,若不是看破了你的色厉内荏,我进帐即刻就取了你的性命。”

阎行带着一丝佩服无奈的松开握紧的双拳,道:“好吧,算你狠!”

赵云看着阎行慢吞吞的拟写的军令,似不在意的说道:“你若是想搞什么花样,我第一下会先取了你跨下的物件,第二下再要了你项上的人头,记清楚了!”阎行的手一抖,原本动作缓慢的他突然利索起来,几道军令片刻间就拟好并盖下了军印虎符。

按照原先的计划,赵云的计划是擒贼擒王,先取了阎行的首级,造成敌营群龙无首,然后里内外三面造势趁乱破之。

但在进得阎行军营之后,赵云决定稍稍改变一下计划,西凉兵的剽悍让他对敌我的态势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阎行之死只能造成一时的混乱,却无法彻底摧毁敌军的指挥中枢,而如果能成功挟持阎行,既可假令敌撤围而走,若不成也能使敌投鼠忌器,这样败敌又可增加几成胜算。

至天色微明,围城的西凉将校纷纷起营拔寨,有几个心生疑问的将领赶来向阎行询问,到了中军帐前,还未进入便已经被扮作帐前守卫的疾风营死士扣下。

北原城中,沉浸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的守军一夜过后,惊异的发现城外的敌卒正开始撤退,惊喜交加的士卒连忙向马超马岱报告这一意外的好消息。

“什么?阎行拔营了?”马超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没错。南面和东面的敌营都已撤了!”报信的士卒大声回道。

马超从床榻上一跃而起,连声道:“快——,我要上城去看个究竟。”

从城垣上看去,曾经接天连日的白色磨茹帐篷已稀稀拉拉了,士卒说得不假,阎行确实撤退了,但是。令马超不解的是,背面阎行中军方向看样子竟是最后撤退的一方,这是军事大忌。就是稍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不会把自己置与敌人的直接威胁之下。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