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二百零一章 出师未捷
设置

第二百零一章 出师未捷(1 / 2)


人是最善变的动物,芸芸苍生,以善变性情而论,莫过于人。

在很多对候,人的际遇真的很微妙。就比如刘备与诸葛亮的相识,如果不是经历了北方颠沛流亡的苦楚,以剿灭黄巾起家的刘备是不会把区区一个年轻的乳臭后生放在眼里的,如果不是经过在剿越军中郁郁不得志的日子,诸葛亮也不会看重刘备这个空顶着左将军头衔落泊逃窜的大汉皇叔。

而今,乱世的一江祸水开始由浑浊逐渐转为清平。在北方,曹操的势力统一了河北,幽州、辽东也先后臣服,在南方,高宠就如一柄悬天出鞘的利剑,锋芒过处,斩尽一切挡路之敌。苦苦在曹操与高宠夹缝间求存的刘备终于没能等到他希望的那一天,他的死亡不仅标志皇帝刘协衣带血诏行动的完全失败,也在不期然间昭示四百年大汉江山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在命运的安排下,君臣已是人鬼两途,就在刘备埋尸于荆山畔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时,诸葛亮正指挥着北伐大军向着徐州的治所——彭城进发。在灵壁一战后,诸葛亮一面令张辽一部扼守萧关要冲,一面率主力对逃窜的乐进、减霸紧逼。来不及撤退的曹军只得紧守城池,静待曹操的援军前来解救。

灵壁,东濒阴陵、鹿鸣诸山,与萧关相连,南接垓下古战场,北接古汴河,它的西面,是细阳郡所在。

在击破曹军乐进部后,诸葛亮随即在这里召集军中将领商议下一步的作战方略。

不过,这一次军议却一开始就孕育了太多的不和谐的因素。

这一次北伐战局发展的态势出人意料的顺利,以强悍闻名的曹军怎么如此反应迟缓,不堪一击?在取得节节胜利的同时,高宠军上下将领或多或少都在心头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这莫非是一个陷阱”行军参事,广陵太守陈登第一个表示了怀疑。

“诸葛军师,我看还是等宠帅到达后再进军为好!”在听到诸葛亮下达了围城的命令后,陈登谨慎的发言明显带着唱反调的意思。

对于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副军师,陈登心里并不服气。以投效高宠的资历来算,陈登也算得上是元老级人物了,而诸葛亮却是最晚归附的。若不是高宠治军甚严,军令不可违,陈登哪里又会甘居诸葛亮之下。

“诸葛军师,元龙说的是,乐进、臧霸收缩兵力于彭城,企图利用城池作长久计,我等缺少攻城器械,不如暂先回兵,等宠帅到后再作定夺!”一向用兵稳重有加的李通也谏道。

“哼,敌兵丢盔弃甲大败,正是我军乘胜前进之时。汝等不必多言!”诸葛亮摆手制止了陈登、李通,不以为然的说道。

要为刘备起兵创造条件,就必须进一步扩大高宠与曹操激战的规模,吸引双方投入更多的力量。徐州南连两淮,北接青州,西靠充、豫,地理位置相当的重要。若为高宠所占,则向北可直插青、冀,将曹操的后方截为两断,向西则横挡充、豫,威胁曹操赖于起家的陈留、许都。所以,诸葛亮有足够的理由确信,夺取彭城的军事行动会大大刺痛曹操的神经。只要这一次的计划得逞,接下来的大规模战斗将不可避免。

“但愿主公那里一切顺利?”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禁暗叹一声。在凌统无微不至的‘贴身保护’下,诸葛亮的中军帅营被看护的严严实实,连一只飞鸟都逃不过凌统那一双锐利的眼睛。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诸葛亮很难再与外面的人进行联络。

这些天来,诸葛亮的心中一直是傍惶不安,焦躁难定。但在表面上,他还不得不保持平静的神态,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唉,也不知道金陵的情形怎么样了?

刘淳和吴范有没有按照临行前的嘱托行事?

还有,到达荆山一带的主公刘备能不能够联络到足够的人马?

以时间来推断,这个时候应该可以举兵了吧,也许主公正在荆襄的广阔平原上驰骋呢。可惜,自己却不能相随在旁——。

这一切的猜想诸葛亮现在都只能埋藏在他的心里,他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可是,我军兵围彭城,岂不是将后路暴露在曹军的铁骑之下,万一曹操骑师从汝南、谯郡杀来,那结果将是不堪预精。”陈登毫不示弱的反驳道,素以足智多谋而闻名的他对于徐州一带的地理了如直掌,而且又随高宠参加了第一次北伐行动,他的话有根有据,分析透彻,顿时引来众人的频频点头。

“臧霸的书信就在这里,你们要不要看看。只要我们加紧围城步伐,到时里应外合,不愁彭城不下!”诸葛亮倏然站起,持着一封书信大声道。

这一次北伐是诸葛亮一力促成的,临行之时高宠曾口头许诺由诸葛亮先代领军队。现在,陈登、李通竟对命令明着怀疑,这分明是他们瞧不起自己,如果不能狠刹这一股邪气,以后还如何发号施令。

陈登、李通本来只是发表自己的意见,并没有其它的想法。因为先前高宠统兵时,帐中诸将往往七嘴八舌能毫无顾虑的各抒己见。但这一次,急于树立权威的诸葛亮却把这一份意见看作了无法容忍的挑衅。

一时间,军帐中双方剑拔弩张,谁也不肯后退半步。

“臧霸自投奔曹操之后,屡受恩宠。前不久刚刚被任命为青州督,在如此情况下,登以为他的动机很是可疑!”陈登大声道。

见陈登连续无视自己的权威,诸葛亮再不客气,声色俱厉喝道:“元龙乃五湖四海之士,想不到竟是浪得虚名而已。汝百般畏缩不前,莫非是贪生怕死不成?”

“这如何是惧战,军师言重了吧!至于陈某是不是贪生怕死,还由不得军师来说,这得由宠帅来决定。”陈登也是怒形于色,以陈登和高宠的关系,往昔就是在高宠面前陈登也不会客气。而且素有容人雅量的高宠行事稳重,不会象诸葛亮这般言语犀利。而方才诸葛亮的话着实刺人,以他副军师的身份说出这些话,确实是很不相符的。

诸葛亮脸上微微泛起一阵红潮,他明白如果不能驳倒陈登,一切的设想都将无法实现。在稳了稳紊乱的心神后,诸葛亮道:“文远,臧霸这封信是写给你的,是真是假我想还是由你来判别吧。”

说罢,诸葛亮将目光投向站在左侧一直默不作声的张辽,臧霸这一封信确实是写给张辽的,是真是假当然张辽最有发言权。如果张辽说是真的,那么进军彭城的胜算可达九成。任陈登、李通等人如何争辩也改变不了什么。如果张辽否认信中的内容,那么就等于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这又怎么可能。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