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二百三十三章 赤壁(七)
设置

第二百三十三章 赤壁(七)(1 / 2)


数面青色旗帜在曹阵中穿插分割,一道道锐利的血痕过后,茫然无措的曹兵被分成一个个单独的个体,随即就是七零八落的溃散。在几路高宠军将士的冲击下,竖立在曹营辕门口的大纛被朱桓军夺走,更有许多曹兵惊慌失措的拖着刀枪向后斧逃、退缩。

“诸军向我靠拢!”徐晃终于恢复了镇静。他一面大声呼喊着,一面毫不迟疑的横刀斩杀那些临阵脱逃的兵卒,这使得剩下的逃兵们一下午清醒过来,发一声喊返身而回。

战局瞬息易变,听到徐晃号令,李典、于禁、张绣相继统御本部兵马向徐晃中军靠近。久经战阵的他们当然不肯束手就缚,不甘心就此失败的曹军开始依托营寨的防御反击。于禁和李典迅速组建起一支弩弓队,向飞朴而至的敌兵倾泻箭矢,顿时最前锦的江左士卒倒下一片。

混乱在数十里长的江岸延续,青黄两色阵线不断扭曲、交错,遽乎分不出边际。

如果就这样战斗下去,混战的结黑谁也无法预判。

这不是高宠所期望的。

击杀徐晃——,这个念头在高宠心中闪过,只有这样才能让曹兵彻底失去斗志。

“杀——!”高宠拷矟出阵,在他身后凌统率领重新挑选组建的宿卫营紧紧跟随。

垓下一战成就英名的不仅仅是张辽的雁北骑,还有高宠身边的宿卫营。重新扑充进来的兵士几乎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所以人数虽然不及千人,但战斗力却可比一支上万的精兵。

运筹帷幄,指挥若定这走给予一个优秀统帅的合适评判。从这个角度来说,高宠无疑是不合格的,浸透到身体里的血性让他有一种无法克制的冲动。也只有到了战场止,高宠才会将身体的潜能金部释放出来。

若放在以前,护卫的将士都会尽力劝谏高宠不能冒险。而经过垓下恶战的洗礼后,每一个人都明白,要阻拦高宠不去涉险的最好办法就是尽快击败敌人。

刺着“夏王——高”字样的青色旌旗硬生生闯开一条血路,当者披靡。战阵中的高宽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向着剧斗最激烈的地方冲锋。随着高宠加入战团,江东将士声势复振,蒋钦黄盖呼应在高宠左右,三支军队形成锐利的三角。而在最前端,高宠骑在一匹火红包骏马上疾驰。

激战的涟漪波动展开,兵器的碰撞和人的叱喝混作一片,在江东军卒连番的冲击下,曹军薄弱的防线勉力维拷了一阵后,终于不支。

率先摧毁曹兵斗志的是老而弥坚的黄盖。

他的兵卒在突阵的各支军队中最少,还不列一千人,这一千兵士手中拷的是青一色的大刀。吴刀——,这一种名闻天下的兵刃在阳光的照射下映起悚寨的利光,远望过去仿若一道兰色的闪电,眺间就插到了你的身前。

能够在极端艰苦的处境下独立坚持战斗约三年时间,这需要付出坚韧的毅力。在归降高宠之后,黄盖还未能立下过大的功劳,面对可能决定天下归属的一役,黄盖自然全力以赴。

在黄盖逼近时,担任左营守卫的侯成挺刀迎了上去按战。自背叛吕布投降曹操之后,侯成却并没有得到重用,背叛的代价让他遭到曹营众将无一例外的鄙祝,就连同样选择了投降的臧霸也看不起他。这让侯成苦恼不堪,终日与酒相伴成了他消磨时间的最主要方法。

宿醉未醒的侯成根本不是黄盖的对手,黄盖刀落,如飞旋的寒星噬血划落。当侯成看到自己颈间喷出的一泓鲜血时,他竟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侯成裨将严敬引一队扑前,但在黄盖军锋芒毕现的杀气下瞬间土朋瓦解。再下一个是惊惶失措的蔡瑁,刚从水营上岸的他正想逃窜,却被黄盖堵住一刀劈落掉下马去,幸好有部曲死命抵挡,才堪堪逃脱黄盖的追杀。

侯成、蔡瑁相继崩溃,这让徐晃的左翼直接暴露在黄盖的突击之下。李典大惊,他大喝一声挺枪率弓弩手迎上。

曹军弓手排成半弧,乱箭齐发。

黄盖单乎执刀,舞出一道闪亮的光影,靠近身前的十几支箭被他噼里啪啦拨在一边。在他的左右虽然不时有兵士中箭落马,但其余的人却仍紧随在主将身后。

很快黄盖就硬生生的冲到弓弩阵列前,大刀劈在一名指挥弩弓队的副将身上,一丈之内的弓箭手,被砍得死的死逃的逃。

“山阳李典在此,老贼休要猖狂!”李典一声怒吼,纵马拧枪直刺黄盖。

“锵!”黄盖举刀横琼,刀在空中划个弧旋,兵刃交错的金属震响轰然炸开,劲风自顶门四散而落,双方部曲也随即相互砍杀起来。

而就在黄盖与李典厮杀的同时,高宠已经在凌统的护卫下,已杀入徐晃本阵。一旦徐晃中军旌旗被夺,曹兵的士气就会遭到极大的打击。而在高宠的激励下,数路突破的士卒也呼喊着向他靠拢,战场的胜负渐渐开始集中到一个中心点上。”某乃枪王张绣,何人致与我一战!”徐晃右翼的张绣大吼一声,率部曲迎上高宽。

“可是宛城献嫂求荣之贼?”高宠双眉一扬,哈哈一笑,拧矟刺入一名冲在最前曹军长枪手的前胸,奋力一掷将尸体扫出六丈开外。

听得高宠傀睨,张绣的面容一下午涨得紫黑,被高宠一语点到痛处的他再不言语,抬手迅雷一枪直斧高宠面门而去。

“宠师,这里由我对付——!”一声粗豪的呼喝乍响,乃是傅彤杀到。

傅形部隶属文聘江陵水军,在顺利护送其余诸军上岸后,迫不及待的他率五百士兵也跟随高宠的冲杀路线,突入曹营。

在傅形的喝令下,五百兵士集成一个个小的战团用长矛、牌刀刺劈张绣和他的部曲。正恼羞成怒的张绣受了一口恶气难出,见傅彤前来送死,遂抖擞精神将一杆枪使得出神入化。以使枪的功夫论,在高宠军中除了赵云外,无人能敌张绣。可惜现在赵云还在西凉,余者众将单挑的话都不是张绣的对手。

五**后张绣一枪刺中傅彤左胁,枪钩倒刺挂住缚彤身休,只要再用力一扯,傅形就将死于非命。可惜这一次张绣低估了傅彤反抗的能力,枪尖刺入臂膀,剧痛与鲜血刹时奔涌而出。傅彤大叫一声,手腕一翻,一式力劈华山,刀锋直斧向张绣面颊。这样一来虽解了被倒拖下马的危局,但也让他胸前的门户洞开。

张绣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良机,他拔马避过傅形的刀势,随后手上蓄力,一个顺手推舟化解掉傅形的力量,同时,借力一压,枪身猛然砸向傅形的头颅。

傅彤没有料到张绣这一手,他的眼前一黑,茫然中只看见一件黑色的东西冲入视野,下意识的低头伏躲。一阵钝响炸开,震得傅彤天旋地转。

张绣的枪钻敲落在了傅彤的左眼上方,若不是有头盔防护,傅形早就脑浆迸出而死。现在血从盔间流淌下来,把半边视线映成殷红。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